四大主因掣肘八省区转型升级
 日期:2016-01-08 16:30:06   阅读:

  产业结构单一导致经济波动大、备受产能过剩煎熬、市场意识亟待提高、缺乏创新创业环境

  “2008年,焦炭最高时能卖到3600元每吨,现在是580元每吨!”黑龙江乾丰能源集团公司总经理张琳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诉苦,如今生产1吨焦炭,不算人工、水、电等费用,1吨赔160块钱。从2011年到现在,他们企业亏了近6亿元,“没有办法坚持下去了。今年8月15日我们也停产了。”

  “原先我们说一年几连降,现在都记不住降了多少次了。”黑龙江鸡西矿业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陶良峰说,从2012年年初到现在,煤炭价格平均降幅达到60%,鸡西矿业2014年亏12.7亿元。鸡西市财政局提供给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的数据显示,鸡西市财政收入2012年为43.3亿元,今年1—9月份为21.7亿元,预计全年为27亿元,降幅达38%。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前不久在黑龙江采访时,深深感受到了资源型企业、地区正在遭受的市场下滑、能源产品连续降价的煎熬。

  不仅是黑龙江,2015年10月至11月,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辽宁、吉林、黑龙江、河北、山西、内蒙古、甘肃、宁夏等8省区就“经济下行压力”情况调研中发现,导致当前这些地区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原因很多,产业结构单一、产能过剩、人才匮乏、市场意识欠缺、缺乏创新创业环境等问题都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存在,对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持续产生压力,尤其是资源型产业结构单一地区受到的冲击最大。

  产业结构单一导致经济波动大

  “谈山西经济,说不了三句就绕到煤炭上了。”山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处处长陈国伟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山西的核心问题就是工业经济困难,工业经济困难的核心就是煤炭特别困难。

  “产业结构单一”是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调研的8个省区对经济下行压力分析时,提到最多的关键词。

  数据统计显示,山西煤炭工业增加值多年以来一直占到工业增加值的50%以上,行业上缴税费占全省财政收入比重在30%—40%之间,118万从业人员加上家属的总人数占该省常住人口的比重超过10%。而山西“煤焦冶电”以能源为主的四大传统产业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的85%以上。

  黑龙江也是典型的能源大省,鸡西、七台河、双鸭山、鹤岗是四个以煤炭为主的资源型tb通博首页登录,石油城大庆的工业产值占黑龙江工业产值的半壁江山,以煤和石油为主的能源工业占黑龙江省工业增加值的60%以上。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大庆和鸡西采访时了解到,受油价下跌和减产双重因素影响,今年前三季度,大庆的工业产值下降接近70%。“今年1—9月,大庆石油管理实现产值701.4亿元。2014年大庆规上工业产值是2410亿元,其中油公司这块产值是1788亿元。”大庆工信委的相关人士向调研组表示。

  以煤炭经济为主导的鸡西工业经济,煤与非煤的比重是56:44。“煤炭市场形势好,国家经济大环境好,鸡西就跟着好,煤炭形势差,我们就衰退。特别是近两年。”鸡西市工信委副主任张英文对调研组表示,煤对鸡西财政收入的贡献在75%以上,如果加上与煤相关的产业,达到85%以上。

  张英文的看法与山西省发改委综合处处长任凯一致。此前,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山西采访时,任凯就对调研组表示,“山西和全国经济走势的相关性特别强,全国要是比较热的话,山西是发高烧,全国要是冷的话,山西就差得更厉害。”

  “产业结构单一造成经济波动比较大。”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对调研组说,前几年煤炭形势好的时候,山西投资增长速度大概在20%—25%之间,但现在降到10%—12%之间。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内蒙古采访时了解到,以煤炭、电力、化工为主的能源行业占内蒙古工业的份额接近50%,今年前三季度,内蒙古能源行业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贡献率仅为14%。

  “唐山7个县(市)中有四个县(市)铁矿富集,六个县(市)钢铁是支柱产业,所有的县(市)都有钢铁企业。”河北省唐山市发改委综合处处长陈敬明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由于拥有资源比较优势,唐山在资源开发领域集聚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造成了生产要素配置的严重扭曲,抑制了其他行业和产业的发展,产业结构比例失调。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走访时了解到,河北钢铁占全国产量的四分之一,而唐山钢铁产量又占河北一半左右。

  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向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介绍,在全国公布的将近40个资源工业tb通博首页登录当中,东北占三分之一,辽宁占9个。辽宁的重化工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70%—80%。

  宁夏的情况也是如此。“重工业偏重,轻工业偏轻。”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综合处处长杨瑞军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宁夏经济下行最根本的问题还与宁夏的产业结构有关。2014年,宁夏轻重工业的比重为17:83,比例很悬殊。

  经济下行备受产能过剩煎熬

  “统计部门数据显示,近10年来,辽宁一些重化原材料产值占全国比重均排在前列,其中,生铁全国排第三位,钢材排第四位,焦炭排第六位,乙烯排第八位。”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辽宁原字头初级产品的产量和产值在全国占比非常大,原材料产品价格下降对辽宁经济的冲击很大。

  辽宁省经信委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辽宁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利润增长情况如下:钢铁行业同比-14.2%、水泥行业同比-145.3%、平板玻璃行业同比-146.5%、船舶行业同比-47.9%。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8省调研中了解到,由于产能过剩导致产品价格大幅下降,对这些省份经济的冲击非常大。

  “好的时候,鸡西煤炭产量在3000万吨,这两年就不行了,去年才1800多万吨。”黑龙江鸡西市发改委能源科张科长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煤炭价格不断下跌,让众多的中小煤炭企业支撑不下去了,只有选择停产。鸡西矿业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陶良峰对调研组表示,2014年,鸡西矿业集团亏12.7亿元。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煤城鸡西采访时了解到,煤炭行业因产能过剩导致价格不断下跌,受此拖累,鸡西财政收入大幅下滑。调研组了解到,鸡西市政府税费督察室监控煤矿总数为149处,目前开工生产仅33处,开工率仅为22%。

  鸡西市财政局提供给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的数据显示,2012年,鸡西煤炭行业实现税收23.2亿元,占全市税收比重为39.2%;今年1—9月份全市煤炭行业仅实现税收2.7亿元,占全市税收比重仅为10.7%。与此对应的是,2012年全市公共财政收入43.3亿元,今年1—9月为21.7亿元,预计全年为27亿元,比2012年减收约16.3亿元,降幅达38%。

  “煤价一跌再跌,山西吨煤综合平均售价从2011年最高时的656块钱,下跌到今年10月份的244块钱。”山西省发改委宏观经济运行调节处处长马双喜说,四季度本应是煤炭销售传统旺季,今年煤炭价格却持续下跌。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山西采访时了解到,山西煤企把行业总结为“八降两增”的形势——产量降、销量降、销售收入降、利润降、投资降、工资降、税收降、价格降,库存增、应收账款增。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内蒙古调研采访时了解到,今年前三季度,内蒙古全区煤炭产量同比下降7.2%,销售商品煤同比下降7.0%,其中销往区外煤炭同比下降11.3%,成为影响增长的主要因素。内蒙古自治区经信委人士对调研组表示,内蒙古作为以煤炭工业为支撑的资源型地区,对资源的依赖性较大,目前该地区产业未能实现多样化发展,仍主要依托资源,因而,在煤炭价格腰斩和经济下行的形势下,该地区经济发展的压力非常大。

  不仅是煤炭,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河北、甘肃、宁夏等省份调研时发现,由于产能过剩,这些省份的钢铁、水泥、电解铝、冶金等传统行业普遍遭遇“寒冬”。

  “世界钢铁看中国,中国钢铁看河北。”钢材利润从高于8%到现在的不到0.48%,“钢铁河北”的产能过剩煎熬比煤炭大省山西、黑龙江、内蒙古也好不了多少。

  “河北的重化工产业占比较高,特别是资源加工如钢铁、水泥、玻璃等面临产能过剩的压力非常大。”河北省政府相关人士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说。调研组在河北采访时,无论是专家、官员还是企业,都普遍认为,产能过剩是影响河北经济下行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电解铝价格最高的时候一吨要卖到4万多元将近5万元。今年,从年初每吨1.3万元一度跌破万元大关,价格已经跌破2008年金融危机时价格低点。”甘肃白银市工信委经济运行科科长李进荣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产能过剩导致市场需求不足,对白银来说,最明显的一个是电解铝,一个是水泥,价格一直在跌,企业经营困难。“铜锭也是,最高时到过5万至6万元,现在仅仅只有几千元。”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综合处处长杨瑞军看来,宁夏以煤炭、冶金、不锈钢为主的工业产品的价格指数已经连续48个月下降,严重的产能过剩导致工业经济下滑,对宁夏整体经济态势产生了重大影响。

  不仅是上游的原材料行业受产能过剩影响大,下游制造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同样严峻。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吉林采访时了解到,今年前三季度,长春汽车工业产值同比下降18.2%,其中一汽同比下降20.6%。

  “考虑到日趋严峻的产能过剩问题,2015年将是汽车市场产销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汽车产业增速将由拉动GDP变为影响GDP增速。”长春市政府一位人士对调研组表示,今年长春市汽车产业全年的增速将出现负增长。

  市场意识差导致转型升级艰难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8省区调研中发现,资源型地区、产业结构重型化地区还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国有经济占比高。国有经济占比高,一方面国有企业的历史包袱重,制约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就是市场意识差。调研组在调研中发现,一些民营企业主关注政府官员换届的热度,要远高于其对市场的关注度,从官员到企业家,这些地区的市场精神还没有真正深入人心。

  “一个企业就是一个tb通博首页登录,tb通博首页登录功能不完善,形成沉重的包袱,这些tb通博首页登录面临大批工人下岗的严峻形势。要转型,企业如同穿着大棉袄在海里游泳。”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对东北资源型tb通博首页登录来说,长期的投资拉动战略,使自身产业结构越来越重,包袱也越来越重。

  正像梁启东所说的那样,资源型tb通博首页登录都是先有企业后有tb通博首页登录。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发现,资源型国企担负着企业办社会的职能,历史欠账多成为通病。

  “2005年组建集团时,原来四大煤矿欠职工工资近17亿元,组建以后就开始补工资。”黑龙江龙煤集团党委书记孙永奎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采访时介绍,龙煤集团是黑龙江最大的国企,由鸡西、七台河、双鸭山、鹤岗四大矿务局组建而成。

  孙永奎说,集团组建后先是补工资欠账17亿元;然后是补安全和工程欠账,到2013年年底投入58.7亿元;第三块是补设备欠账,按安全监察局要求更换所有装备,投入了29亿元,“都说煤炭黄金十年,但我们一直在补欠账,到2012年,煤炭价格就开始下滑了。”

  “省里建公路,我们一吨煤拿出10块钱,没啥说的,这体现我们国有企业的责任。”龙煤集团总会计师宋云飞告诉调研组,从2005年开始,龙煤集团为黑龙江省建高速公路出了13.7亿元。

  孙永奎介绍,龙煤集团现有职工23万人,退休职工是19.8万人,大集体职工13万人,跟龙煤集团相关的人口达200万人,“老国有企业观念落后,管理有漏洞,创新意识不强。我们自身有很多问题,但包袱重也是现实。”

  “资源型地区最大的缺陷是市场经济意识太差。”在山西采访时,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对调研组表示,山西也有很多小的民营经济。比如祁县的玻璃器皿,太谷的玛钢,定襄的法兰都很有名,改革开放初期就很有名,但现在发展不大。为什么?因为没有市场意识,还是原来生产什么就卖什么,没有市场营销概念,营销方式还是停留在传统的找老乡,碰运气,不把营销作为策略去做,所以就做不大、做不强。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甘肃采访时了解到,河西走廊地区的农产品资源丰富,大枣、葡萄因日照充足、昼夜温差大,所受病虫害侵扰少,糖分也高。曾经有韩国人来河西地区考察,想在当地生产大枣发酵饮料,但因当地市场意识不强,没有做进一步的对接,后来不了了之。

  “2003年中央出台东北振兴方案之前,整个东北地区的规模以上国有经济的占比达到80%。经过10多年的改革,比例下降50%左右,仍然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吉林财经大学校长宋冬林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采访时表示,国企问题不解决,市场没活力,市场主体不能按照市场规律办事,不能按照要素价格变化来调整产业结构,谈转型升级,太难。

  辽宁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10年东北振兴,东北发展的路径依赖没有改变,还是把投资作为驱动经济的核心动力。多年来,投资对辽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70%—80%。

  “东北养貂不产貂,南方不产貂,貂制品都是广东生产的。吉林是农业大省,粮食加工有优势,但我们吃的月饼都是广东月饼。”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俊江认为,吉林的很多民营企业都是类国企企业,利用本地的资源和人脉,靠关系去规避和化解一些市场风险,市场意识淡薄。

  甘肃省委党校教授张建君在分析甘肃的情况时也认为,甘肃目前重化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中,国有企业比重大,市场化程度低,显露出体制弊端。

  人才匮乏、缺乏创新创业环境掣肘转型升级

  创新创业是转型升级最有力的推手。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8省区调研中发现,缺乏创新、创业环境也是这些地区目前所面临的窘境。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黑龙江发现的一个案例特别有代表性,可以说是窥一斑而见全豹。

  黑龙江中惠地热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电采暖行业的领军企业,电采暖行业属于新兴产业。公司副董事长张佰华向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介绍,作为黑龙江的本土企业,他们觉得自己就应该在黑龙江发展壮大。但随着企业规模、产能扩大,他们逐渐发现,招不到适合企业用的人了。

  张佰华说,本来中惠地热这种电采暖企业在黑龙江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黑龙江的集中供暖是全国最完善的,懂供暖的技术人员是全国最多的。但后来哈尔滨建成热电联产之后,把2700多家供热企业撤并了,保留了约700多家供热企业。这其中,有一些规模小的企业基本不用技术人员。企业撤并后,大量的技术人员就纷纷走掉了,现在这部分人都在南方大的管件厂家、暖气厂家。

  “他们没办法留在哈尔滨,因为找不着好工作,只能做个水暖工啥的,所以就走了。我们现在需要大量的运维队伍、技术人员,他们原来在岗位上积累大量的经验,可以干好我们的电采暖。”张佰华特别惋惜。

  她对调研组表示,现在他们在山东、江苏设分厂,除了有整个团队搭建方面的考虑外,最主要的是在黑龙江招不到人。

  张佰华个人的体会是,东北的国有体制一直是能源依赖型,形成的是重产业轻服务。东北普遍的思维都是这样,更多的是能源依赖型的大工业和大产业,整体的服务能力相对偏弱。国企不景气,产业要转型,企业原有的技术型人才下岗后,当地没有相应的技术型企业来承接,因为转型之后的企业还没发展起来,等新生的技术型企业发展起来,想要人的时候,人都到南方去了。怎么办?企业要发展就得到南方去发展,就得搬走。这样形成恶性循环,新兴的技术型企业越没有,人才流失得越厉害。

  “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山西的人才东南飞现象十分普遍,因为很多人认为挖煤不需要技术。”山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处处长陈国伟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山西亟须改善创新创业环境,激发内部活力,否则转型很困难。

  除了人才匮乏,创新能力不足也制约着这些地区新兴产业的发展。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有研发机构的仅占2.7%,在全国倒数第一位。辽宁一年的专利只相当于江苏的六分之一。”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说,辽宁的创新能力亟待提高。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在8省区采访中发现,其他地区的情况跟东北、山西接近。过重的经济结构导致新兴产业、服务业的成长、发育受人才、环境掣肘。

  “人才稀缺、思想保守严重影响宁夏经济发展。”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工信局局长杨志国认为,宁夏的教育体制和人才需求不匹配,整体呈现着劳动工人多、技术工人少、尤其缺少高端精英人才的特点。并且,宁夏吸引人才的能力有限。人才稀缺导致企业创新能力低下,在新的发展方向、发展领域的探索上比较困难。

  “老工业基地要焕发青春,真正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要靠一些新的生长因子和因素,要有一大批新的市场主体。”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俊江对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表示,东北振兴要寄托于市场,这需要政府作为,要通过改革真正能够激发市场活力。

  此外,调研组发现,由于观念、人才、市场、环境等方面原因导致新兴产业发展不足、金融资源奇缺、资本市场不发达等问题也制约这些地区的发展,也是它们未来发展亟须解决的问题。

  (中国经济时报调研组成员:李慧莲王彧段树军江宜航毛晶慧曹英张征何玲程小旭王有军唐沙砂赵杰杨同玉张娜陈婧王静宇王小霞刘慧潘英丽张一鸣张倪黄俊溢王晶晶孟庆一宋丹雷史江敏贾晓东郝健裴桐刘雅卓吴晖张琴琴张鹰何刚。本文执笔:段树军。)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Copyright (c)2006 AnHui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All Right Reserved.
您是本站的第428292位访客 联系电话:0551-3438366(院办公室)0551-3438321(院信息中心)邮箱:ahsky3438321@126.com
版权所有:通博信誉最好的pt老虎机社会科学院 皖ICP备05001552号